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分類清單
經濟系 王鴻嬪/1989級/范賢娟採訪編輯

從懵懂到有擔當、有見地清華的教育

 

學校舉辦創業活動,常常可以看到89級經濟系的王鴻嬪學姊前來參與,從業界的角度來指導學弟妹,給大家鼓勵;她還會與其他畢業校友針對時事,挑選具經濟意涵的議題,主動舉辦座談會,邀請學校師生參加,理性討論。他們還經營一個「清華大學經濟系校友會」的臉書社團,歡迎清華人前去參加。

我想她一定很願意跟在校師生分享更多經驗與看法,於是便安排了這次訪問。

描述: DSC04205.JPG

學姊(第二排坐著左三)來史院長的創業課,給與學弟妹指導。

描述: DSC04216.JPG

課後與史院長、產學營運總中心徐慧蘭執行長等人一起閒聊。

 

 

懵懵懂懂的大學生涯

鴻嬪學姊是清華經濟第二屆的學生,當年來念書之前根本搞不清楚什麼是「經濟」,而系上老師都很年輕,有很多美式的教學方法,剛開始學生很不習慣。她自謙多數都聽不懂,而且自己很早就打定不繼續升學,因此在清華的四年花在念書的時間不多,可能躲在宿舍睡覺、玩社團的時間還要更多些。

她當年參加「山地服務社」(現在改為「原住民文化社」),會上山去跟原住民在一起,了解他們的生活,提供一些協助。這包括給小朋友的課業輔導,還有家庭訪問,了解其生活遭遇的問題,同時也協助民政局推廣節育的觀念。這些作為也很難說對當地人有什麼具體的成效,她觀察到的是孩子們就像他一樣更喜歡玩而不喜歡念書。倒是自己在這樣的過程中有很多第一手觀察的經驗,慢慢有些想法在醞釀。

 

倒吃甘蔗的工作發展

鴻嬪學姊畢業之後找工作很不順利,當時沒有網路,資訊不發達,她在新竹買的報紙只能看到新竹的工作機會。當時新竹科學園區正在發展,進去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,但她覺得在那兒高科技才是重點,學經濟的找不到舞臺。她目標在金融財務,這就得常刻意跑去臺北買報紙,尋找適合的工作機會。

當年面試最常被問到的一句話居然是:「清華怎麼也有經濟系?」對她充滿了懷疑,畢竟她才第二屆,還沒有夠多的學長姊建立起名聲。

後來好不容易有機會,那是個房仲業的工作,起薪只有六千元,只有在談成生意之後才有比較高的佣金,但那個時間點,臺灣股票正從萬點跌回三千,景氣非常差,因此她一間房子都沒賣出去,她當年從基隆到臺北通勤,一個月就要花掉三千元,因此收入相當地微薄。後來換到財經雜誌社去,才有比較好的待遇,而且在訪問人時建立起人脈,當雜誌社倒閉時就有人介紹到康和證劵,這才比較穩定,此時是1991年,她也第一次領到年終獎金;1992年又換到怡富投顧,2000年怡富被摩根證劵併購,因此又得以進入到外商公司,讓她有機會從整個世界局勢去分析未來趨勢,她覺得大陸是個有潛力的市場,於是就主動跟公司提,如果將來要派人去大陸,自己願意過去,因此等到大陸開放後就有機會率先進去。2015年六月她在上海自己創業,成立富匯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。

 

學習的功用

在這樣的過程中鴻嬪學姊剛開始會有點懷疑,如果只是賣房子,實在沒必要念那麼多書,自己到底在做什麼?

但等到有機會大顯身手的時候,則又會發現自己所學非常不足,當年大學沒認真念實在很可惜。於是她會自己去找書、找資料來培養自己寬廣的視野與專業的直覺,特別是經濟史方面的書。例如賴建誠老師曾經採用過的教科書《改變歷史的經濟學家》,她後來去找來新譯本《俗世哲學家》來從頭到尾好好認真地看一遍,覺得這對自己幫助很大,面對一些議題的時候,能有些更深入的思考,而不會受到譁眾取寵說法的誤導。

打個比方來說,許多人都要求政府補助,鴻嬪學姊卻覺得這不應該被當作常態,政府可以救急,但不能救窮。譬如美國印地安人就是長期接受政府的補助,因此他們反而養成不願意去工作的心態,同時部族間的階級很難扭轉,這樣對他們、對整個社會都不好。

此外臺灣在面臨跟週邊國家簽訂合約的時候,許多年輕人跳出來反對。學姊則提醒:向來,許多學生運動爭取的是更多的開放,但我們的學生卻在抗拒開放,認為這會損害弱勢的權益,這是很奇怪的。然而學姊還是鼓勵年輕人,多關懷社會、關懷弱勢是應該的,但做法應該是協助弱勢族群因應全球化衝擊而不被淘汰,全球化、自動化趨勢對於低階工作者、弱勢工作族群的衝擊,必須透過教育才能讓大家都level up,而不是把門關起來像鴕鳥一樣。

以中國大陸之大,以前不開放的時候,大家生活都很辛苦。但開放之後發展機會來了,許多人得以脫離貧窮線,當然他們現在也會有自身的問題,但脫離貧窮之後才有能力去論及其他。臺灣身為一個海島,絕對要有更加開放的心胸,懂得如何與他國合作與交流。況且全球化是一個不可抗拒的浪潮,就算你不想管,很多事情還是會到眼前來。與其被動受人影響才不得不配合,倒不如及早因應,找到自己的立足點。

學姊還提醒說,馬歇爾(Alfred Marshall)、海耶克(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)等學者原本也都是抱持著社會主義的思想,但後來發現這樣下去只會讓社會均貧,沒辦法發展,因此後來也都改倡自由市場,鼓勵競爭。學姊覺得清華的學生不要怕競爭,還要多讀書可以讓自己思想更全面,才不至於緊抓著一點或幾點高唱理想而完全走不下去,否則過於封閉的策略最後只會讓自己發展有局限,更會害慘那些弱勢。

面對中國,學姊建議,不要把他當「敵人」想去消滅他,應該把他當「對手」,彼此之間會有競爭、會有合作,這是需要智慧去面對與經營,但首先得要有正確的認識,這就要多接觸國際媒體,方可避免受到國內媒體囿於意識形態而製造出假象的影響,更了解真實的世界,做出良好的判斷。

學姊記得她年輕時也懷有許多理想,也曾在雜誌社撰稿專以批評為工作,但等到真正有機會去做事情的時候才發現外在那些人的理想、建議、批評,實在不能一一顧及,自己得選擇一條路走下去,還得承受那些人持續的各種批評,真的很不容易。她現在會比較務實一些,她也希望年輕人也希望能多全面去了解事情,用個體故事去挑戰總體計劃是很容易的,也是評論者常用的手法,也總是很容易成功地阻撓許多改革,這就更需要智慧摒除偏見、展現全局觀,多思考,多聽聽不同意見的聲音,更不要急著下結論定生死,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的。

描述: image2.JPG

 

當前的理想

鴻嬪學姊現在也還是有理想,希望臺灣能成為亞洲的瑞士,大家要有自信心,讓自己更強才能去講包容,面對各個國家的時候都能不卑不亢地去交流、合作。

她也期待一個小而美的政府,反對擴權,讓民間去多做事情,填補社會發展時出現的縫隙。她現在就以民間的角色去支持一些特定的組織,她也知道很多清華人都在做,希望大家都能在這方面多費心、有實際行動,而不必期待政府來幫我們做什麼事。

 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